全部坐进去就不疼了乖,被男朋友口是什么感觉

李全宝深呼吸了几下,颤抖着伸出了手,说实话,他的确曾经幻想过脱女人的衣服,不过,那是在洞房花烛夜的时候好不好?


可是现在?


唉!


李全宝重重叹了口气,有一句话他似乎明白是什么意思了,生活就像强/奸,不能反抗,就去好好享受。


想到这里,他坦然了许多,咱现在是大夫,有啥可怕的?


可手刚搭上腰带,张雪身子一颤,哼了一声,飞快地攥住了他的手。


“小宝,我…,我,不要…”


李全宝苦笑起来,姐姐,你老到底是要弄哪样?


他挠了挠头,说:“雪姐,要不你自己来?我先转过去?”


张雪抿着嘴唇,死死地盯着李全宝,似乎想看出什么来似的,李全宝的眼神很亮,里面全是无奈和无辜,久久,张雪叹了口气,轻声问:“小宝,你觉得我是什么样的人?”


李全宝一愣,说:“雪姐,在我心里,你是个好女人,很好,很好的女人。”


李全宝不大会形容,但是,这是他的心里话。


张雪眼睛一亮,脸上慢慢泛起微笑,她似乎长出了一口气,慢慢的闭上眼睛,“小宝,来,来吧……”


李全宝浑身一个激灵,吓了一跳,感觉怎么这么不对劲儿呢?


他挠了挠头,想不出那里不对,轻轻伸出手,解开了张雪的腰带,然后,张雪很配合的一抬屁股,让裤子顺利的脱了下来。


李全宝不想乱看,但确实是没控制住,飞快地扫了一眼那里,张雪今天穿了一条白色的纯棉小裤,平坦的小腹向下延展,突然之间凸起了一大块……


他赶紧低下头,认真查看伤口,伤口情况还可以,他收敛心神,精心把伤口清洗了一下,然后上了点草药,找来干净白布重新包扎一次,想了想,又去拿了几片消炎药,等再回到床边的时候,张雪已经把裤子穿好了,不过,她满脸通红,似乎还在害羞着,其实换做谁也会害羞的,尤其李全宝还是个大男人,薄薄的白色小裤,真心挡不住什么。


把一切都叮嘱好,张雪下了床,李全宝扶着她走了两圈,感觉好了不少,她感激的向李全宝说了声谢谢,然后,红着脸说:“那肉你快吃,凉了就不好吃了,你稀罕的话,姐还给你做。另外,另外,今天的事儿,别跟被人说。”


于是说完,她就扭着腰肢,急忙离开了李全宝家,等她走后,李全宝脑海里还浮现出刚刚发生的一幕,不过也是这时候,他突然想起了刘秀梅,今天得给她做第二次按摩呢。


想到这儿,他汤都顾不上喝,飞快朝刘秀梅家跑去。


刘秀梅这会儿正在家里转悠,眼瞅着天越来越黑,可是还没来电,越来越焦急,越来越害怕。


看着外面黑乎乎的一片,她试了好几次想要跑出去,或者找个人来陪她,让她奇怪的是,第一个想到的竟然都是李全宝。


“哼,我就是吓死也不去求这个混蛋,昨天晚上,他可是占够了便宜……”


刘秀梅脸上有些发烫,不由自主地看了一眼自己的右手,昨天,她可是抓了那个讨厌的东西。


“呸,讨厌死了,不过,他要是能来该多好呀?”


虽然嘴上说着讨厌,但她却脸红了,这种时候,她多希望李全宝能够早点来。


昨晚,她都不知道李全宝什么时候走的,不过,早晨起来一看,门窗关得好好的,甚至院门都插好了,这让她心里暖乎乎的,她的确没想到,李全宝竟然能够这么细心。


想到这儿的时候,门外突然响起敲门声,这突如其来的敲门声把刘秀梅吓了一个哆嗦,她伸手把顶门杠抓在手里,试了试,挺沉的,放下,又把铁锹举了起来。


“谁,谁呀?”


门外的那个声音特别熟悉,“梅姐,是我呀,李全宝,今天到按摩的日子了。”


刘秀梅心中一喜,接着又有些抱怨,臭家伙怎么现在才来,这都几点了,她的肚子,刚刚可都已经开始隐隐作痛了。


心里抱怨李全宝来的晚,嘴上说的却不一样,“这么晚了,你来干什么?明天不行吗?”

“梅姐,三天一次,还有三次,才能去根儿,你不想再疼吧?”


刘秀梅哼了一声,似乎不情不愿的打开了门,也不给李全宝好脸色,冷着脸转身进屋。


进到屋里,李全宝就嘿嘿笑道:“梅姐,这两天喝了药,应该好些了吧?”


今天的刘秀梅,穿着一条牛仔裤,一件白色衬衫,显得身材格外高挑,也不知道为啥,这时她的俏脸微红,嘴唇似乎也涂了点口红,看起来很艳丽,好像精心打扮过一样。


刘秀梅白了李全宝一眼,说:“别嬉皮笑脸的,那药就是一个苦,能有效果吗?”


李全宝知道刘秀梅按时喝药,心里轻松不少,他说:“其实这药主要是滋补,走温补路子,然后通过调理正气,祛除邪气,把一些毒素排出去,对了,你今天开始闹肚子没有?”


不提还好点,一提这茬儿,刘秀梅感到肚子更疼了,她白了李全宝一眼,想忍着,可是肚子